快捷搜索:

开源:用To C时代网络效应的打法做To B基础软件

开源模式在To B赛道 

2020年,似乎所有的投资人都开始看To B赛道,下行的宏观经济、新冠疫情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黑天鹅、逐渐消失的人口红利等因素给了To B充分被青睐的理由,但其周期长、增长慢、多数项目制等特点,也让很多周期较短的基金望洋兴叹。那么有没有一种类型的项目,可以集合To B和To C两个赛道的优点?

义柏资本在众多To B创业项目中,发现了一些带有To C影子的硬核科技项目,而这些项目有一个共同点:都采用了开源模式。

资本市场“团宠”  社区持续壮大 

中国资本市场上有一些大家已经基本形成共识的观点:一般项目到了PE阶段PS已经下降到10以内,有时候PS低于6才会觉得是便宜的项目,很多传统上市公司的PS甚至不到2。即便是高毛利的软件企业,PS一般也很少超过12。

但开源不一样,美国的数据库上市公司MongoDB即便在美股遭受重创的情况下,依旧保持了20倍以上的PS,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上市3年后的公司,而非一个创企。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开源软件商业化公司已经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据OSS Capital数据,全球已有41家公司收入超过1亿美金,其中还包括10家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中,以MongoDB与Elastic为首,前者2017年IPO,市值已超100亿美金,2020财年的收入超过4.2亿美金,拥有近16000的企业客户;后者2018年IPO,市值已超50亿美金,2019财年收入超过2.7亿美金,拥有超过8000的企业客户;从当下这两组数据可以粗略的计算出,MongoDB与Elastic两家公司平均每160个企业客户,对应1亿美金市值。 

非上市企业中,以Databricks、Confluent、HashiCorp为首的三家企业最新一轮融资的平均估值已超过50亿美金。三家企业分别于19年10月、20年4月、20年3月获得总计近10亿美金的最新融资,持续被美国资本市场看好。

资本市场繁荣的背后,是开源社区的持续壮大。作为全球最大的开源社区GitHub发布了2019年统计数据,代码仓库数已经超过一亿,开发者数量超过4000万,其中2019年新增占比均超过30%;GitHub Star数目常被用来表示项目的受欢迎程度,而Star前一千名的项目的代码来自35万开发者的贡献,这35万的开发者,就是所谓的开源社区的活跃用户,统计表明,其中有80%来自美国之外,这也几乎证实了开源技术无国界的论调。

开源的本质和经济学价值 

开源并非商业模式,开源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协作关系,用来大幅提高软件的供给侧交付效率。在开发者与开发者,开发者与需求者之间构建了新型协作关系。通过开源,开发者可以充分站在前人工作的肩上,避免了大量重复造轮子的工作;同时,让软件的需求方也参与到软件开发的环节中,以更快的响应速度,快速迭代出可用产品;而各行各业的需求方,也会带着不同行业的需求进来,让软件在早期尽可能全面的考虑需求,避免过早的让软件带有了行业属性,影响长期发展。更多场景背后的不同Corner Case,也让软件得以快速积累大量测试用例,帮助产品快速的成熟。

开源背后是有一整套经济学原理的:通常根据一个商品的价格变化对另一个商品的需求的影响将商品划分为互补品和替代品。产品A价格上升,若导致B的需求上升了,那么B就是A的替代品,因为B可以替代A,那么A变贵了,有一部分消费者就倾向于购买B了,B的需求就升上了。反之,A价格下降后,导致自身需求增加,进而导致C需求也增加,那么A与C则是互补品,经常搭配一起使用的两个商品,则通常是互补品,例如喷墨打印机与油墨,打印机如果价格下降,势必购买打印机的消费者会变多,进而造成油墨的消耗变多,那么商家在经过仔细计算后会发现,适当给打印机降价,最后反而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开源本质上就是找到边际成本足够低的部分,将价格降到最低,以期用户使用了实惠的产品后,倾向于购买其互补品,最终通过互补品实现收益最大化。而开源的基础软件更是由于一套代码的边际成本为0,直接将其开源,免费提供,以最快的速度go-to-market,将其中一部分用户转化为对互补品有需求的用户,从互补品上收取费用。因此,商业化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框定这个边际成本为0的范围,如何选择最适合的互补品,如何对互补品定价。

之所以开源目前讲的都是软件,本质上是因为代码使用的边际成本几乎为0,100个人用和10000个人用,对于软件开发者来说,成本是几乎相同的。有的朋友可能会被反驳说,硬件也有做开源的,确实,随着IoT时代的到来,硬件相关的开源项目也逐渐多了起来,但硬件做开源的本质还是软件层面的开源,只不过,虽然软件本身的边际成本依旧是0,但是选择的互补品从过去的软件维度扩展到了硬件设备维度。软件的开源提高了对应的硬件的销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